您当前的位置 >      江教传媒 > 江教视线 > 教研观点 > 在世界舞台展现中华文化魅力

在世界舞台展现中华文化魅力

[ ] 作者:张西平 来源: 中国教育报 分享到:

 

观点提示

  中国传统文化经过近代和当代的洗礼,以新的形态存活在中国人的心中,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

  在文化传播方面改变西强我弱的局面,推动文化平等交流,努力占据世界文化交流对话的制高点。

    提高中国文化国际影响力,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是一项伟大的事业,是需要几代人共同的奋斗目标,因为这样一个目标是和整个世界格局的转变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国文化走出去绝非一路凯歌,中国文化将随着中国国家整体实力的崛起,重新回到世界文化的中心,在整个过程中伴随着与西方文化占主导地位的世界文化格局的博弈,这个历史过程必将充满变数,一切都是崭新的。因此,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战略研究需要我们以对中国文化自我表达的创新研究为基础,以全球视野参与全球的文化治理为其主要内容,以提高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为最终目的。在这个过程中要做好与西方思想文化的博弈与互鉴。

    文化自觉是提升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的前提

    中华文明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是唯一流传至今仍生机勃勃的文明。中华文化不仅始终保持着独立的、一以贯之的发展系统,而且长期以来以其高度文化的发展影响着周边的文化。从秦至清大约两千年间,中国始终是亚洲历史舞台上的主角,中华文明强烈地影响着东亚国家。在19世纪以前,以中国文化为中心,形成了包括中国在内的日本、朝鲜、越南的中华文化圈。由此,成为与西方的基督教文化圈、东正教文化圈、伊斯兰教文化圈和印度文化圈共存的世界五大文化圈之一。

    今天,发展的中国以更大的包容性吸收着各种外来文化,在这个“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伟大历史转折中,中国的传统文化作为它的底色,为现代文化的创新提供了智慧和思想,近现代文化的变迁和发展成为我们今天创造新文化的出发点。正像经过六百年的消化和吸收,中国彻底完成了对佛教的吸收一样,四百年来对西方文化的吸收与改造为今天中华文化的重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中国以其特有的古代文化资源和现代文化再生的历程,可以给当代世界展示其文化的独特魅力,为今天的世界提供一种古代与现代融为一体的智慧与思想。中国传统文化经过近代和当代的洗礼,以新的形态存活在中国人的心中,经过近现代西方文化洗礼后的中华文化仍是我们中国人的精神家园。所以,文化自信是文化传播的基础。

    全球视野是揭示中华文化世界性意义的基础

    梁启超当年在谈到中国历史的研究时曾说过,根据中国的历史的发展,研究中国的历史可以划分为:“中国的中国”“亚洲的中国”以及“世界的中国”三个阶段。所谓“中国的中国”研究阶段,是指中国的先秦史,自黄帝时代直至秦统一。这是“中国民族自发达自竞争自团结之时代”。所谓“亚洲之中国”研究阶段,是为中世史,时间是从秦统一后至清代乾隆末年。这是中华民族与亚洲各民族相互交流并不断融合的时代。所谓“世界之中国”研究阶段,是为近世史,自乾隆末年至当时,这是中华民族与亚洲各民族开始西方民族交流并产生激烈竞争之时代。由此开始,中国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当年梁启超这样立论他的中国历史研究时有两个目的:其一,对西方主导的世界史不满意,因为在西方主导的世界史中,中国对人类史的贡献是看不到的。其二,从世界史的角度重新看待中国文化的地位和贡献。他指出,中国史主要应“说明中国民族所产文化,以何为基本,其与世界他部分文化相互之影响何如?”“说明中国民族在人类全体上之位置及其特性,与其将来对人类所应负之责任。”虽然当时中国弱积弱贫,但他认为:“中国文明力未必不可以左右世界,即中国史在世界史中当占一强有力之位置也。”

    文化走出去在学术上首先要对中国文化在世界各国发展的历史有所了解,破除长期以来只是在本土范围评价和看待中国文化价值的习惯研究方式,而是要从世界的观点来看中国,从中国文化在世界文化大发展中所做出的贡献来看中国文化,这样才能揭示中国文化的普遍性价值和意义,才能打破百年来西方在人文社会科学范围的学术话语霸权。中国学术的重建和中国话语的确立不仅仅是在国内的讨论,而是要深入近代人文学术形成的历史过程中,解构西方话语霸权,在文明互鉴的理论基础上,重建世界人文社会科学的体制机制和秩序,这样才能彻底解决话语权问题。而这需要全球视野。

    在中国已经走到世界舞台的今天,在中国经济已经深度参与世界经济发展的今天,文化走出去必须有全球视野,必须对世界已经建立的文化规则和秩序有深刻的了解,必须对中国经济在全球发展的状况和地位有所了解,这样才能使文化真正走出去。

    对话与博弈将是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常态

    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中华文化在世界文化格局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当前,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提高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可谓正逢其时。同时也应清醒认识到,中华文化走出去的过程不可能一帆风顺,必然要付出一番艰辛努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认真吸收、借鉴世界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使之为我所用,同时要在世界舞台上展现中华文化的魅力,让世界了解中华文化的价值。

    近代以来,西方国家在世界文化格局中一直处于主导地位。我国在政治制度、文化传统等方面与西方国家存在较大差异,一些西方媒体至今仍惯用冷战思维、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甚至从一些文化问题入手,频频向我们提出质疑、诘问。如何应对西方在文化上对中国的偏见、误解甚至挑衅,是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必须认真对待和解决的问题。

    我们应积极开展平等的文化交流对话,在与其他国家文化交流互动中阐明自己的观点主张,在回击无理指责、澄清误读误解中寻找共同点,增进共识。习近平主席在许多重要外交场合发表讲话,勾画了中华文化的基本立场和轮廓,表达了对待西方文化和世界各种文化的态度。他指出:“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当代中国思想文化也是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传承和升华,要认识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中国人,就要深入了解中国的文化血脉,准确把握滋养中国人的文化土壤。”这是对中国历史文化发展脉络的科学阐释,为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为世界深入了解中华文化提供了基本立足点和视角。

    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既需要我们以多种形式向世界推介中华文化,也需要国内学术界、文化界进一步加强与拓展对其他国家优秀文化传统和成果的研究阐发。同时,对其他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来说,认识和理解历史悠久又不断焕发新的生机的中华文化,也是一个重要课题。对话与博弈,将是未来相当长时间我们与西方文化相处的基本状态。

    在文化传播方面改变西强我弱的局面,推动文化平等交流,需要创新和发展我们自己的传播学理论,努力占据世界文化交流对话的制高点。这需要深入探究当今世界格局变化的文化背景与原因,探索建构既具有中国特色、又具有国际视野的文化话语体系,进一步增强我们在世界文化发展中的话语权。需要强调的是,文化与意识形态紧密相联,文化传播工作者一定要把文化传播与维护意识形态安全作为一体两面,纳入自己对中华文化走出去的理解与实践。应时刻牢记,“不断扩大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形成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的文化软实力,牢牢掌握思想文化领域国际斗争主动权,切实维护国家文化安全”,是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根本与前提。

    (作者:张西平,系北京外国语大学比较文明与人文交流高等研究院院长、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国际儒联副会长)

责编:甘甜
微博关注:江教视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