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教传媒 > 江教视线 > 杏坛沙龙 > 相遇和回应让旅途美好而有趣

相遇和回应让旅途美好而有趣

[ ] 作者:程颢 来源: 中国教育报 分享到:

 

父子壮游 ③

    壮游是需要规划的。这一次,我们主要走了黄河和《西游记》两条线路。

    沿河而下,我们既体验了临夏刘家峡水库清澈安静的黄河,又看到了兰州铁桥下混浊缓流的黄河,还领略了壶口瀑布狂卷咆哮的黄河。从一条河的不同面,来认知事物的不同面,进而联想到每个人也不止一面。接受事物的不同阶段,才能丰富自己的认知。

    我们也循着《西游记》的故事轨迹,从取经路上的吐鲁番火焰山,到保存经书的西安大雁塔,再到孙悟空生活的连云港花果山。用行走重读经典故事的场景,给大成增加了更多的好奇和兴趣。

    感受时间的意义

    地图上查不到,导航也没有具体地址,这就是国家授时中心的神秘感。在规划这次壮游路线时,我就问大成,想不想看看北京时间是怎么来的?大成当然充满好奇。

    经过朋友协调,历经层层关卡,我们终于来到一个只有武警持枪把守,没有任何门牌的院子,而且被告知:不能乱摸,不能拍照。

    授时中心地处中国大陆腹地,离中国大地原点泾阳仅100公里,便于发射的时间信号覆盖全国。在梁工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地下掩体,了解到这个地下工作平台就是发射短波和长波的发射区,可以防御原子弹。

    走出地下空间,梁工领我们来到他现在工作的一层小楼,门口有武警持枪站岗,即便是梁工,也要重新出示证件才可进入。路上我们经过授时中心的办公大楼,被告知这里可以拍照留念。原来网上流传最多的一张照片,拍的就是这座神秘的大楼。

    很多人问我,带大成这么小的孩子来这样的地方有什么意义?其实,我就是想让他有一种发现:任何我们最为熟悉的事物,比如时间,也许被视而不见,也许被认为理所当然,但只要稍微关注一下,亲自去了解一下事情的过程,就会发现一切皆有出处,皆有来历。

    这次的北京时间之旅,让大成印象深刻。“爸爸,我们有了时间之后,才会记录着发生的事情。”“是的,也才可能去规划还没有发生的事情。”

    体验攀登的意境

    从运城到永济一个小时车程,我们吟诵着王之涣的《登鹳雀楼》,来到向往已久的鹳雀楼,亲身体会“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之意。

    我们一口气登到顶层,黄河就在天边,只是能见度不高,看不见群山。在此放眼黄河,有来处,有去向,有一种在天地间纵横沧海之感。我们俩凭栏远眺,十多分钟谁都没有说话。我们都想把眼前的这份辽阔装入心中。可惜景点6点关门,我们没有等到夕阳下黄河和鹳雀楼的完美组合。

    “爸爸,把手机借我用一下。”走出鹳雀楼,大成拿起我的手机,吟诵起“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我一看,原来是在给妈妈发送语音。这一刻,我分明能感受到他“更上一层楼”后的那份感慨和自信。

    在壮游尾声,我们选择了泰山。用一种体力上的竭尽全力,来回味一路的收获;用最为笨拙的攀登,让近一个月的旅程逐渐入心。

    我们住在泰山脚下,雨下了一夜。睡前,大成把在孔庙买的孔子像、书签和戒尺摆放在床头柜上,看大成对孔子像非常喜欢,我问道:“大成,要不要把孔子像带着一起登泰山?”大成欣喜地点点头。

    第二天,我们手持登山杖,从中天门开始向玉皇顶攀登,视线里是仿佛永远爬不到头的阶梯。回来时路过“孔登岩”石刻,这是目前被发现的泰山最高处的孔子遗迹。大成兴奋地拿出孔子像与其合影。从孔庙到孔登岩,在壮游路上彼此回应。

    在新疆吐鲁番的火焰山,我们遥想孙悟空用芭蕉扇熄灭烈焰去西天取经;来到西安,我们探访保存经书的大雁塔;我们在兰州看到缓缓东去的黄河,又在临汾聆听黄河的咆哮。这样的相遇和回应,让旅途变得美好而有趣。

    尊重孩子的感受

    壮游的最后一站我们选择了山东淄博,主要是为了拜访一位十几年的老友,著名华人教育家王修文博士。他“无条件地爱每一个孩子”的教育理念,创造了很多教育成果。王校长非常认同我们的父子壮游,一见面就和大成讨论旅途见闻。这样的引导和鼓励,让大成特别兴奋:“王校长,我可以给您讲我壮游的故事吗?我都画了出来。”

    “好啊。我特别想看你画的故事。”

    见面不到三分钟,大成便沉浸在自己的两本画本中。午餐后,王校长主动跟大成说:“我还很期待你把你画的壮游故事讲完,我很想听。”这份善始善终的相处,让大成非常高兴。他惦记着讲完自己的故事,更开心王校长愿意倾听。

    像尊重成人那样尊重一个小孩子,其实就是教育。

    乘坐高铁到达北京南站,壮游结束那一刻,我建议:“大成,我们拍张照片,纪念壮游凯旋。”“太困了。”大成没有明显拒绝,只是忠实于身体的反应。他心中没有凯旋的字眼,只有真实和平常。

    我不停按自拍杆,想拍下他微笑的状态,想拍出一种凯旋的感觉,可大成无动于衷。

    用这样最平常、最不屑的方式回到原点,大成似乎在告诉我:饿了吃饭,困了睡觉;要么回家,要么远行。壮游的结束就是新的开始,哪有什么凯旋。

责编:甘甜
微博关注:江教视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