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教传媒 > 江教视线 > 杏坛沙龙 > 让教育一路花草香

让教育一路花草香

[ ] 作者:于松平 来源: 教育人博客 分享到:

儿子每天徒步上学都要翻墙经过一片树林子爬过一个小土坡,十分钟的路程,他每次放学回来总是兴致勃勃,不是给我带回一束蒲公英的黄色小花儿,就是拔一棵他从未见过的草,乐此不疲地向我讨教:蒲公英的花苞能不能吃?那株拔来的草叫什么名字……

    春天来了,一路四月的暖风,袅袅的晴空,还有那在林子里此起彼伏的鸟鸣,路旁摇曳的花草香……这是一个涌动着生命奇迹的繁华世界,和那个禁锢孩子情思和想象的教室相比,这里有一种天真的乐趣。

    昨天中午儿子回来得很晚,我问他原因,他告诉我和几个小伙伴在路上找一种花蜜吃,所以耽搁了时间。他兴奋地说,那是一种浅紫色的花朵,里面的花蜜很甜,他下午放学要带回来给我尝尝……

    下午回来,我正在做饭,他果然出其不意地给我惊喜――伸出手掌,小掌心里停落着一朵紫色的桐花,凑近鼻子嗅一下,有一种甜蜜的味道。现在村子里桐花也少见了,怪不得儿子那么好奇呢!他还带回了一朵地黄的花,自豪地告诉我,这个也能吃,很甜呢!我怎能不知道呢,小时候经常在田间地头遍寻地黄花,就为吃花蜜。因为特别甜,我们都管它叫“蜜蜜罐”。

    看着儿子放在桌子上的桐花和地黄花,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他读幼儿园的那段时光。每次送他去幼儿园,他都要求翻墙徒步走小路过去。于是我也变身为女汉子,跃身上墙飞檐走壁,领着三岁的他一次次经过那片小树林和开满杂花的小土坡。墙外是一片荒地,长满了蒲公英,一片葱翠的颜色,一朵朵黄色的小花儿挺立在风中,儿子总是愿意在这里多耽搁一会儿,摘下一束束小花送给我。再往前走,是一片挺拔的白杨林。暮春时节,白色的杨花在空中飞舞,他总要伸出手去接飘飞的落絮,有时还能发现可怕的毛毛虫。初夏的时候,有蝉开始在树上鸣唱,他总是蹑手蹑脚地背立树后,几欲捉住的时刻,狡猾的蝉轻轻一振翅就飞到高枝上去了。秋天的傍晚,夕阳柔和地照在小土坡上,我牵着他的手一路寻找可以吃的小野果,我管它叫“黑天子”,有时还能意外发现枸杞子,儿子俯身去摘,结果身上挂满了苍耳!冬天的时候,沿途比较萧条,枯干的林子里,他就特别注意不远处那几座小坟丘,他问那是什么,我答那是人死后的天堂。他就打破沙锅问到底,人为什么会死,妈妈会不会死,他要是想我了可不可以见面……这是一个多么深奥的话题,我无法满足他的疑问,就引他抬头看天上的飞鸟,他一会儿就忘了先前提出的难题。

    路上还有一个猪场,圈子里的猪们饥肠辘辘,叫声震天,用嘴把圈门拱得哐当作响。圈门外还有一条大黄狗对路过的行人虎视眈眈,一听有声响,就汪汪大叫,它脖子里的铁链子也随着哗哗撞击,总让我想到囚牢里想要越狱的犯人……儿子最怕这一段路,每到这里就小心翼翼地躲在我身后,绕到小土路的最边缘轻轻地走,大气儿都不敢出。一旦我们成功穿越这危险地带,就会忍不住哈哈大笑,好像刚从敌占区的碉堡下匍匐而过,惊险又刺激!

    每次回来问儿子在幼儿园学了什么内容,他都迷茫地说记不起了。一提起路上的见闻,他却又滔滔不绝,神采飞扬。

    晚上,看儿子在灯光下认真写作业的背影,有点心疼。九点了,他还在奋笔疾书,时不时跟我撒娇抱怨手写字写得都发酸了。二年级了,属于他的快乐时光越来越少。昨天他问我:“妈妈,是不是不好好学习将来就会像农民一样在地里辛苦地劳动啊?”我吃惊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觉悟,他随口说,我们校长说了,不好好学习长大了就会做苦力没出息……我一时陷入无语。

    我们的教育难道只是简化为谋个好工作,以便居高临下地鄙视劳动吗?那些精神世界里最深广的生命关怀该如何落地?如果教育者都守不住这片阵地,我们还能指望谁去带来奇迹?

    我已经很久没去那条路上走走了。自从儿子上了小学,都是他自己独立徒步去。四月的天气,温和明媚,草长莺飞,路上的蒲公英该是开得一片又一片了吧!蛰伏的小虫们也该钻出地面活动活动筋骨了,浅紫色的桐花在风中辉煌地播撒甜蜜。小土坡上是一个灿然的春天,我们的教室呢?

    我还愿意等待,等待教育一路花草香……

责编:甘甜
微博关注:江教视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